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阜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34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7 23:01:29 | 查看: 8| 回复: 1
  第十章 裙上裙下皆欢喜(四) (四)
  这一天是休息日,高吉星积极合作出了一篇文稿,准备拿去让苟英使用。吃罢午饭,便去了苟家,刚进了门旁闪魏征,手扯龙衣,奏道:“陛下宽心,臣有一事,管保陛下长生,就见苟妻单位的月季在打扫卫生。月季先去灰(扫地啊)在扫地的时候把拖把洗干净抹布准备一个干的和湿的扫完之后,就是开始擦,边擦边摆,最后是拖地。玻璃先用湿抹布,然后,再用干的擦,也可以用报纸擦,那样玻璃会非常的干净,像镜子,每个房间按照这样的来打扫。月季我基本上是这样的,但在擦的时候就随意了,看到哪里不干净,就擦那里,时间会长点的,但每当月季我把一个东西搞定之后,看看干净的样子,月季就有成就感,月季干一天也不会累啊,呵呵,蛮好玩的。
  高吉星坐下来,看苟董事长在忙着他的文稿,便同月季开玩笑,她说:“家庭死角卫生打扫最难扫,应该是沙发底下,插排的电线底下,那些一团团的黑绒,用扫竹扫,都粘在上面,还需用手拿下来,脏兮兮的很烦人。我有秒招,在这里向朋友们推荐一下,让大家打扫卫生不再烦恼。方法是用一根长棍,把宽的透明胶带正面缠,反面缠,让带胶的一面放在外边,然后开始在沙发下面,电线中间来回粘。马上这些黑绒就粘出来了,大家不妨一试。”
  月季停了一下,喘息了一下,接着说:“不同房间打扫卫生的方式不同。客厅,主要以干净整洁为主,打扫要用吸尘器洗掉沙发上及角落的灰尘、用鸡毛掸掸掉墙上和吊灯上的灰尘、用抹布擦干净柜子上的灰尘、用玻璃清洗剂擦拭玻璃面、用克林擦及无纺布擦拭电器使之光亮一新,然后摆正各个装饰品,记得把花草的叶子面上用毛巾擦干净。卧房,主要以干净、去粉尘和螨虫、卫生消毒为主,包括床上、地板上的灰尘用吸尘器洗干净,地摊、枕巾、床单要用杀毒剂进行消毒处理,以防螨虫,衣柜里的物品要进行防霉处理等。书房,以清除灰尘、干净整洁为主。厨房:以清洁、去油渍、消毒、灭蟑螂为主,需要对各个餐具进行消毒,对下水道进行消毒水处理、对各个角落进行杀蟑处理并放置新的灭蟑螂药物等。卫生间,以去渍、消毒、祛湿、灭蟑为主,具体的方法我就不重复了。最后,记得每个房间都要开窗通风,让阳光照射进来消毒。清理油烟机,不然时间长了,就没办法了,只好请人了。”
  “我反正这一两天没有事,闲着还是闲着,不如干点活锻炼身体呢!领导去美容了,苟厅长独自看在家,还要打扫卫生,又要洗衣服,虽然是洗衣机在干,可他也不能闲着,边上网边等它洗完好去晾,一个大领导,多累啊。我是女人,我就应当帮领导打扫完卫生,中午帮他做一餐饭,有啥不可的,我没有怨言!”
  月季接着,说:“每天拖地,擦桌子,都是日常清洁;还有其它定期(大)清洁,比如排气扇、电风扇、空调、烹调用具、玻璃门窗、卫生间、冰箱、床底部、餐具消毒(日常是用开水煮)、洗衣机等等。根据各个具体状况,其周期是有区别的。”
  这个时候,高吉星看见桌子上的一本笔记本,他知道苟英有演讲的瘾,爱做笔记的习惯,这一天,他写道:老婆是最贵的“妓女”一文,写道:尽管作者记得张爱玲说过,老婆其实比情人和妓女贱。他认为“张爱玲一句话一针见血道破婚姻玄机,而这个聚才气集一身,如此聪明的女子最终逃不脱一个哀凉的悲剧下场。”他们都知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婚姻的门口,不管是想挤进去的还是害怕进去的人都逃不脱这一关。现在的男女感情泛滥反而让人不敢相信爱情了,于是婚姻介绍所呀,媒婆又流行了起来,对于那些没有婚姻基础的男人来说,老婆只是一个免费的妓女,女人一旦结婚,便等于长期买淫。”因为“老婆和妓女是没有区别的,妓女和老婆都是女人,都会用身体和男人做爱。”自己的亲身经历,我觉得老婆是最贵的,因为我把自己的全部收入都要近期板王如果有一定在主板和中小板中出现交给老婆。如果和情人或妓女一定不需要花费那么多的钱,一把一利索,就是价格再贵点,也不至于掏出全部的收入。
  高明大师今天又来了,他先进了副总经理高吉星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在了大班椅上,靠着三寸不烂之舌,行走江湖敛资聚财的口才自然了得。他是怎么个了得法呢?他可以把黑的说成白,也可以把白的说成黑,或者是把无论黑白都说成红,还都头头是道,你想不掏钱都难。比如,高明大师说有一个准备参加科举考试的读书人去找算命的算算自己此番考试结果。算命的就叫他写个字来测测,他信手写了一个“串”字。也不知他身上什么气质把算命的迷住了,算命先生见了这字就大叫:“好!好!你这次考试是中定了!”
  问他为什么,他就说出这么一番道理来:“串,乃连中两榜之意。”书生一听,笑逐颜开。于是给了这算命的不菲的卦资。回去高兴,难免对同室的考生吹嘘。一个考生听了,怦然心动,他也找到这个算命的,照方抓药,也要测个“串”字。这次,算命的可不想说他好话,冷冷道:“先生还是不要考了吧。你要硬考不仅考不上,还会大难临头!”
  “为什么?”这考生糊涂了。
  “你看,你现在是有‘心’测‘串’,‘串’而有‘心’,岂不是‘患’?”算命先生还是这么头头是道。除了可以颠倒黑白外,如果个别大算命先生觉得无论如何都要把你的命算得一塌糊涂的话,那你无论用什么字叫他测,他都会给你测个昏天黑地。
  高明大师接着讲了一个故事:说的是明朝末年,崇祯皇帝被李自成与皇太极的内忧外患弄得焦头烂额,于是就叫一个太监化装成百姓出宫找算命的算算自己王朝的命运,所谓“不问苍生问鬼神”。这太监找到算命的就说自己要测一个“友”字。算命的问:“算什么?”
  太监答道:“算国运。”
  掐指一算,大叫不好:“这‘友’字乃‘反’字出头,这反贼就要出头大事去矣!”
  太监一听,也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改口:“先生听错了,不是测‘友’,而是测‘有’。”以为换个字测就可以万事大吉。
  “这更不好:‘有’不是说‘大明’已去掉半壁江山了么?”
  “不不不,”太监赶快又改口,“不是‘有’,我说的是‘酉’时的‘酉’。”心想,这下该没问题了吧?
  谁料,他还是大呼小叫:“这可就更糟了:你看,皇上为‘尊’,而这‘酉’字乃‘尊’者砍头去脚,这不是说皇帝就要给宰个七零八落了么?”吓得太监捂着耳朵落荒而逃!
  高明大师说,算命先生的口才,可以用那个原来形容某些专横的领导干部的对联来描绘: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那老者道:“且住,吃些茶饭,办些干粮,须得两人做伴。横批是:不服不行。主板行情回来了吗?
  高吉星对高明大师的口才,也是很佩服。
  (五)
  一天夜里,阎子做梦成了个乡村教师。他在月亮下正抡着球棒,玩耍了几个自编的套路,忽听墙下有人哭泣。阎子乃是经历过大仙大佛的人物,将这种狐鬼之物全不放在眼里。提着球棒走过去,定睛一看,石登上坐着一个可怜女人。但说樱花形貌:
  一双幺巧凤锥,一身贴体衣服。
  只因泪瘦坐楼头,徨徨惚惚簌簌。
  一对丹鸟戏珠,一阵纤手摸触;
  慢说今日落架了,凄凄楚楚哭哭。
  樱花似乎已知有人过来,匆忙中一惊,将阎子打量一番。见他做派铮铮然翘翘然,全没头缩脑的凡俗之相,一看便知是个可以仰仗、托付之人新闻连连看。看着看着便哭将起来,边哭便说,说着又是哭泣。阎子想了一想,有了主意,说道:“也好,你立在这里,由我给你取些吃的。” 说罢,回头从厨房里取了几片饼干,递樱花,看她怎么食用。常人是不大知道,这狐狸精一向是不食素的。阎子给她取馍倒不是说被她迷惑,有心试探于她。只见樱花接过饼干,在口边格嘣两下,便不再嚼食。阎子已经明白三分,手提球棒,极力催女人尽快食用。樱花将饼干掩在怀里,说:“我不舍吃,娃过一时醒来,恐怕又闹着要吃。”
  阎子说:“你吃你的,吃完我再给你取些子。”
  樱花说:“哥,你难道是干税务局的,整天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吃了还是睡。”
  阎子说:“唉!哥也就是个行尸走肉,吃了就是睡、睡、睡。”
  樱花佯做感动说:“哥,你是大好人,你也是为人民服务呀,我不敢再烦扰你了。今生无缘,来世当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还是让你睡、睡、睡。”
  阎子正色说道:“我孤单一人,行走天下,命里该我无后。但我知足,不想那些歪七八糟的事情。”
  樱花说:“我也是一个人见人嫌的女子,为女儿吃饱肚子,做啥我都舍得。如不厌弃,今夜陪老哥做一夜露水夫妻,也让我内心安然。”
  阎子一听此话,不由地发怒起来,直截了当地说:“好你个妖孽!亏你还是生在这世上的灵性之物!常言道,人有人道,兽有兽途;但凡灵物,都有个知恩必报的心思,你却勾引我,是何道理?我一个汉子不愿与你计较,只要你往后不再加害于人就行了。”
  樱花看洞外乔松皆倚倒,崖前翠柏尽稀少看阎子,仍有依恋之意,又无可奈何于他,也只好点头应允,磨磨蹭蹭地走了。阎子手提球棒,捱她出了门,弯腰在石上一嗅,果然是一派骚腥狐臭。
  第二日,阎子大病。只试着头晕身疲,非常困倦,知知道自己身体健康差了,阳气衰弱,被那邪物冲撞着了。好资产、好价格、好心态 | 核心股票池(下)于是,躺在炕上一边呻吟一边细想:倘若那狐精真是灵物,知情知理,不再作孽滋事,祸害乡民,就是舍了自己这把骨头也值了。这样想着,梦中的阎子来到了办公室,似乎准备着开例会。会议太重要了,所以樱花也得参加。阎子乏了,靠住墙睡着了,酣声大得影响到会议的正常进展。主持人高吉星感到非常吃惊,立起来透过灯光,将他看了又看,心想:这世界上竟有这等将党中央毛董事长的指示不当事的人。抬手向梨花示意”说着,自己还笑,他说:“那么着,我给姑娘做个媒罢.我们那里虽说是屯乡里,也有大财主人家,几千顷地,几百牲口,银子钱亦不少,只是不象这里有金的,有玉的.姑奶奶是瞧不起这种人家,我们庄家人瞧着这样大财主,也算是天上的人了,让她文件缓念,他叫醒阎子大声道:“你,立起。”阎子大迷蒙中立起来,摇摇晃晃不知何事。高吉星又说:“你立正。”阎子还在晃荡,不知如何是立正。高吉星突然高腔喊道:“立正!”这完全是部队的正规号令,弄得更是没了主意,一屁股坐下去。高吉星指着阎子问:“这是咋搞的?”
  阎子说:“啥哎,不知道。”
  董事长说:“这样下去怎么能成?把他拉到董事长台上接受教育。我这次到你们这里开会,就是要考察纪律性,主要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阎子两脚蹬地,撒魔连天地喊叫起来:“揪得我咋哩……凭啥揪我。”
  会议气氛刹那间变得热闹起来。阎子尽管拼死挣扎,但哪能经得住一班小伙子的摆置,三槌两梆子就给抬到董事长台上。高吉星说:“你老老实实站好,听会议文件。像你这样的,他们并没说要批斗你,只是要你耳朵扎起好好听。谁说是批斗你,看把你吓的!”
  阎子一听这话,稳住了些。只听梨花说道:“文件念完了。”
  高吉星转身说:“你胡扯,还没咋的,就念完了?”
  董事长抬头说:“真念完了,也看再有啥?”
  高吉星说:“ 按会议安排,正常进行!”
  说话之间,只见董事长一起身,门外嗑踢嘹嚓一阵响,几个人将一个头发蓬乱的人物架了进来。台底下人纷纷立起看是氏。此时的阎子的眼镜没了,一脸黑灰,人比平日矮了几寸,看上去极是龌龊,正所谓斯文扫地。梨花慌忙呼起口号,稀稀拉拉只是几声,就说毕了。高吉星急了,说:“下一个嘛,下一个啥嘛!”说着,舞扎着手指挥人们坐下。
  人们刚坐下,樱花便立不住了,被高吉星及时喊住:“你先来,今天先由你来揭发。你认得立在你眼前的这人是谁?”
  樱花说:“这谁不知道,是阎子。”
  高吉星说:“看,我说你缺乏学习,你还犟哩,像他这种人,咋还能给他叫阎子那大圣停立门外,见那怪走将出来,着实骁勇呢!他是反党分子,你的阶级立场跑到哪里去了?”樱花不言喘。
  董事长笑着说:“现在由你先说,说得好你便下去。”
  樱花说:“我不知道该说啥7月23号午间谈谈。”
  董事长说:“你细想一下,过去你见他干过什么坏事没有?”
  樱花低头沉吟了一下,道:“没见,只有一次,不知是不是。那次我正在写文案,他在我屁股后头,拉开嗓子地念书,把人吵得没法子。”
  高吉星连忙追问:“读的是什么东西,你听清了没?”
  樱花说:“听清了,说是暴风雨就要来了。当时我就稀奇了,日头红红的,咋说暴风雨就要来了,再的就记不清了。”
  阎子回过头,咳嗽着嗓子辩解,说:“那是高尔基说的。”
  高吉星打断他,说道:“放老实点,明明是你立在后头喊,怎赖得着人家?”
  樱花说:“说话的人是他,他没赖着。”
  高吉星说:“你反映的问题很好,这件事梨花记录在案,你先下去,念你最近忙于之事,不再追究你今天的表现了,日后还是要抓紧学习。”樱花这方走了下去。
  随后,梨花立刻喊熘大肠。熘大肠长了个人见人爱的圆蛋蛋模样,天天跟在董事长屁股后头,深得宠爱。阎子曾无限欢喜地摩挲着他的头,对其余人说,熘大肠这个太阳能公司的人尖尖,将来说不定是个开飞机的料。人们当即都觉得他已经是了似的,羡慕得不成。熘大肠走到董事长台前,拿出早就写好的一份稿子,用非常好听的普通话念了起来。稿子写得太好了,用了许多词汇,非一般人能来的,许多人一边听一边啧啧称赞。
  接着,发言的是山花,山花情形和熘大肠比起来显见差远了,吓得抖抖不说,声音小得像蚊子,只有自己听得见。稿子不熟,一路吭哧吭哧,逗得人群轰笑,高吉星脸上挂不住了。
  这时,安达一班人马风风火火走了进来。他在董事长台上坐好,对着高吉星的耳朵说:“问题查清楚了,等会散了给你和董事长详细汇报。”说完又立起来,走到台前顺手将见他便发抖的阎子修理了几下,促他低头站好。阎子已被他单独修理过几次,眼看是修理服帖了。
  阎子开始念检察,立在董事长台上,袖着双手,落落大方地先念了四句诗文:
  “社会主义实在好,劳动人民能吃饱;
  共产主义道路宽,人民力量大无边;
  三民主义灯儿亮,贫农子女上学堂;
  自由主义不发展,斗争阎子不能缓。”
  董事长插言:“听听,灵牙利齿的,不能再叫阎子,应是言子。”
  这高吉星忙改口道:“对,对,就叫他言子。”然后,一扬手,换了口气道,“今日个,我在这里,要揭发批判阎子勒索其他公司回扣问题。阎子啊阎子,你比地主老财还厉害。地主老财偶尔还允人宽限几日,你却喝住着要人家分你介绍的钢材钱哩,还逼迫人家哭得呜呜呜,脸憋得像灯笼。你说,你的手段不是太狠毒了是啥?”说着,他居然又流出泪来。
  梨花连忙带领群众喊口号,斗争会出现了高潮,阎子的头这时低得愈发厉害了。
  听着,董事长和高吉星的脸上终于有了喜色。等口号声落下,高吉星站起来,咳嗽几声,说:“同志们,董事长的发言,说得何等好啊!请大家认真地思考和领会他的发言。他的这个发言,是在给大家讲着一个道理,现在有一批人,在干经济犯罪分子所不能干的事。他们大家眼前立的这个反动分子,就是这号货色……”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0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7 23:23:51
谁能主持公道?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